草莓十歲了,我們和沈黎暉聊了幾個嚴肅話題

 二維碼 37

  “全世界也沒有像摩登天空這樣的公司。”


  沈黎暉說得大概沒錯。核心業務仍然是音樂的摩登天空多年來保持觸角的敏銳和旺盛行動力,近年陸續踏出海外公司收購、舉辦海外音樂節、成立視覺廠牌MVM、摩登天空設計酒店項目啟動等新路。


  2015赫爾辛基摩登天空音樂節


  中國的音樂工業太年輕,1997年成立的摩登天空已是恐龍級別的存在。回頭看,它最厲害的地方是活過冰河世紀和熱爆炸時代,用草莓音樂節樹立國內大型音樂節的標桿,幫助旗下六十余組音樂人從“地下”走上動輒萬人的舞臺,改寫了國內音樂曾涇渭分明的流行/獨立二元分立格局。


  市場冷市場熱,音樂人出身的摩登天空CEO沈黎暉都沒有做太超出自己審美的事。“我們不追求市場份額,不管怎么樣,網紅和女團是肯定不會簽的。”摩登天空一直在培養審美相近的同一群用戶,為他們在不同年齡階段提供不同的接觸點。“十年前他們會來音樂節現場,現在雖然不來了,但是會買黑膠,一年去五次ModernSkyLab,以后可能還會住摩登的酒店,和我們的接觸點還更多了。”


  沈黎暉做生意比較保守,融了幾輪資,“復星系”的復娛文化和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各占10%左右的股份,最大股東依然是手持60%股份的他自己。摩登天空看似觸角多多,其實都算安全的冒險,有時是合作伙伴能提供合理的分賬模式,或是做之前已算清楚“損失可以承受”。一年二十幾個草莓他覺得夠了,“也不追求再多二十個”。摩登天空的生意經里始終透出“憑興趣做事”和“跟著直覺走”的隨意,沈黎暉也非常樂意塑造這個形象。


  但摩登畢竟二十年了,沈黎暉說公司明年最大的任務會是不太令人愉快的“人事調整,引入末位淘汰制”。從前是大家“為愛發電”,基層員工收入很少但工作自由,上升渠道不通暢,是時候使用現代規范的管理手法了。


  明年是草莓音樂節的十周歲生日,年度主題叫“循環世界”,涉及物料循環利用、提高音樂節發電效率等泛環保項目。他們還計劃號召觀眾自愿購買幾十塊錢的“碳排放量”,所得收入或捐贈NGO種樹。


  為創意干杯,但音樂陣容本身呢?最近幾年,不僅是摩登天空,國內的大型音樂節們紛紛失去對內容的追求,力氣都花在市集、文創、周邊體驗等地方。


  由于國內對音樂節入場人數的限制,十萬人以上的單日入場量成為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意味著音樂節品牌單靠票房收入極難盈利,品牌落地不同城市成為幾乎唯一的選擇。


  對二三四線城市來說,草莓的到來肯定是好事。而對北上廣深來說,草莓尷尬地止步不前已有好幾年——既缺乏亮眼的大牌陣容(且每年都是同一撥熟悉的摩登旗下藝人登臺),音樂節體驗上又乏善可陳(主場北京則是連續幾年非常糟糕)。該有的都有,但精心的細節很少,十歲的草莓還可以做得更好。


  摩登天空CEO、創始人沈黎暉


  沈黎暉是個很會講故事的人,但這次沒有聽他講故事,而是聊了幾個一本正經的話題。


  比如,摩登天空對音樂節陣容真的沒有打算進步嗎?請國際大牌是太花錢還是這屆觀眾品位不行,只識宋冬野陳粒滿舒克?既然音樂節的交通和安保體驗局部很差,有沒有改進的意愿?


  再比如,過去多年畢竟是經濟上行的年代,而今天隱隱已現下行,資金等各方面都迎來緊縮,勢頭正旺的摩登感受到了嗎,有考慮過下行預案嗎?


  項目那么多,怎么平衡“真的想做”“試試看做”和“賺錢就做”?為什么差點解散BADHEAD這個曾經摩登旗下最有質感的廠牌(舌頭、誘導社、蒼蠅、NO、胡嗎個、陳底里、木馬……),重啟后要怎么運作?


  摩登最愿意花錢在哪里,還要不要擴張?開拓三四線市場的時候做了詳盡調研嗎,真的了解那個市場嗎?


  關于音樂節:收入占到總收入的四成,以后還會繼續下降


  澎湃新聞:草莓音樂節明年的年度主題還是環保,為什么?


  沈黎暉:“循環世界”是一個泛環保的大概念,除了垃圾分類還有減排、節約能源、材料回收等內容。打個比方,有一個項目是回收八個塑料瓶做成一件衣服,另一個項目是英國的合作伙伴Julie'sBicycle為我們的音樂節現場制定一套用電方案,從提高用電效率、提供電量測試等方面來做,長期看反而可以節約成本。


  包括噴繪,本來我們選的是性價比高的產品,用完就扔。現在換成貴的,但可以重復使用兩三次。用完之后把它做成產品,讓設計師做成包,賣掉的錢捐給NGO。


  這些事情都會是長期的,不僅僅是明年一年的課題。它們會沉淀成草莓的DNA。


  我們還會提供給用戶一個選項——多支付幾十塊錢,購買自己的碳排量。這個額外的收入也會捐給NGO。


  澎湃新聞:你們預估有多少觀眾愿意為這個埋單?


  沈黎暉:大概5%-10%左右吧。


  澎湃新聞:草莓音樂節現在處于壟斷地位了嗎?是不是因為市場份額夠大,才有能力做這樣的嘗試?


  沈黎暉:音樂節沒有誰能壟斷。現在全國一年兩百多個音樂節,草莓占5%-8%(從數量來說,不是實際入場人數)。我們不可能做到壟斷,也不想。


  2018京滬超級草莓音樂節


  澎湃新聞:摩登早期是否曾有一個階段音樂節占了收入的主要部分?從哪一年開始不再是這樣?


  沈黎暉:早期一度音樂節的收入是占到總收入的60%-70%,現在占比是40%。摩登天空的主要收入分三塊:現場音樂、版權管理和藝人經紀。現在第四塊正在崛起,我們的“正在現場APP”承擔了50%音樂節門票的銷售,以后預期能達到70%。其它的購票渠道會保留,它們與我們的App是相互補充關系。


  音樂現場的比重以后還會下降,目前占10%的非主營業務會上升。


  澎湃新聞:國內的音樂節因為入場人數的限制不可能達到海外大型音樂節10萬人/日以上的量級,因此草莓沒辦法變成FujiRock或者SummerSonic。替代的方法是把音樂節品牌鋪到不同城市,但一個重要問題是外包公司的水準較難把控。你們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沈黎暉:我們不用外包公司,一個幾十人的in-houseproductionteam跟著音樂節跑。核心器材,PA擴聲,音響設備都是我們自己的。全國有幾家供應商負責舞臺的基礎設施,每年都會考核和招標。


  關于草莓:請國際大牌效果往往不太好


  澎湃新聞:這幾年的北京草莓現場體驗普遍反應糟糕,你們有事后重新審視各個環節嗎?


  沈黎暉:問題主要出在交通上,停車場這塊是政府負責的。但是我們不能怪政府,還是預估不足,沒有考慮到這塊場地原來舉辦大型活動吸引的大都是當地居民,今年來草莓的觀眾40%是外省市的,60%的北京本地居民也大都需要駕車往返。


  我們能做的只能是事先給到一些提示性的信息,以及明年會考慮開一個“前夜祭”(跟日本大型音樂節開放日前一晚舉辦的特別活動名字都一樣)來提前分流。


  澎湃新聞:這幾年不管是摩登天空還是別的大型音樂節,音樂內容本身都在停滯不前,大家都更愿意把力氣花在“陣容”以外的地方。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沈黎暉:草莓其實每年都會請國際大牌,但效果往往不太好。有一年TheProdigy來,他們的那天是票房最少的。AltJ、FranzFerdinand也都如此,這幾年這種情況挺普遍的,大牌登臺的時候觀眾就少了,比國內的陳粒、滿舒克、TizzyT那些都少。


  另外經濟的原因也是一部分,國內不可能像SummerSonic賣十幾萬張票,上限就是兩萬,成本就是有問題的。


  澎湃新聞:但要看歐美頭部藝人的觀眾還是不少的,這幾年亞洲的大大小小音樂現場大陸觀眾越來越多了。


  沈黎暉:但也撐不起一個大型音樂節吶,國內觀眾對國際藝人的認知度還是需要積累。


  澎湃新聞:摩登天空旗下七八十組音樂人就中國音樂節的體量來說足夠撐場了,但年年重復(尤其是頭部藝人)的疲勞感你覺得有問題嗎?


  沈黎暉:對二三線城市來說,他們的城市一年可能就一兩場大型音樂節,一次可以看遍那么多藝人應該是不會疲勞的。


  你去看國際上那些大型音樂節Coachella、Glastonbury、Roskilde、FujiRock……就會發現現在這些大型音樂節都變成歌單的音樂節,來回倒騰的就是那些大字號的名字,小名字還重要嗎?


  但我們也不是沒有變化的,去年一大票hip-hop藝人加入了音樂節和現場演出系統。再往前推,好妹妹、陳粒也是最近三五年才崛起成為中堅力量。


  明年幾檔綜藝《樂隊的夏天》《這就是原創》可能還能提供一些新鮮血液。去年一檔《中國有嘻哈》就提供了很多。


  澎湃新聞:國內觀眾的熱情特別短,《中國有嘻哈》第二季的關注度下降很多。MDSK旗下這些hip-hop音樂人在音樂現場的表現怎么樣?


  沈黎暉:商業體量上來說他們是下降得挺快,但音樂現場還是可以撐得起音樂節和LiveHouse。愛奇藝的人是這樣跟我說的,“有嘻哈”在數據上其實沒有變差,只是往三四線城市下沉了。


  2018京滬超級草莓音樂節的MDSK舞臺


  關于音樂產業:我們不會去簽網紅和女團


  澎湃新聞:說到三四線城市,摩登天空能為中小城鎮的人提供什么?提供他們想要的文娛內容,還是有可能提供一套可以代入內容的工業體系?


  沈黎暉:我們目前在商量的一個項目是明年在成都做一個關于Disco文化的派對,請張薔、馬賽克他們來,搞復古市集、溜旱冰這些。


  澎湃新聞:有做過三四線城市的用戶調研嗎?有沒有可能他們的喜好跟你們頭腦風暴出來的不一樣,他們更愛抖音和快手上的音樂類型,而不是復古迪斯科?


  沈黎暉:我們沒做調研,但音樂節現場就是最好的調研。從數據來看,每年來草莓的人數已經超過年度綜藝的收看人數了。


  他們來草莓有兩種,一是“我就是要去看誰誰誰”;二,更多的人其實是想去秀自己,追求這個潮流。到了現場,他們才有可能發現自己喜歡的音樂。


  但有一點,我們追求的不是市場份額,不會去簽網紅和女團,不做興趣和審美之外的東西。


  澎湃新聞:當年草莓創造了一個大型音樂節的行業標準,但這個標準幾年沒有升級了。有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沈黎暉:音頻、舞臺、周邊,每年都在改進。“超級草莓”上國際大牌的占比也會增加。但這個數量不可能一下子增長,就好像現在三百多塊(單日)的門票不可能一年翻一番。五年都不可能。


  澎湃新聞:現在回頭看,你怎么評價前幾年國內音樂節瘋狂生長的情況?它們對產業到底有沒有一點點推動作用?


  沈黎暉:過去十年中國的音樂產業中,現場是成長最快的板塊,也是最亮眼的。2007年的時候全國只有三個音樂節,迅速增長的音樂節雖然很多一年就沒了,但它們首先解決了很多音樂人的吃飯問題。


  澎湃新聞:前幾年比較火的地方政府(地產、景區)投的文旅項目你們也做過。你們當時抱著什么心態去做這樣的項目,真的覺得可以做好做長嗎?


  沈黎暉:這樣的項目每年會有幾個,有幫政府做的,也有幫品牌做的比如OPPO音樂節,都屬于定制化產品,比例在音樂節總數的20%左右。


  不管甲方的出發點是什么,都有可能做成成功的案例,比如像張北音樂節帶動了周邊整個地區的經濟。比如今年北京的平谷音樂節,為當地帶來9600多萬收入,包括酒店餐飲等。它或許可以起到一個連接產業的作用。


  2019年初摩登天空準備在成都做的關于Disco文化的派對


  關于公司運作:管理制度有缺陷,明年引進末位淘汰制


  澎湃新聞:摩登天空一直保持敏銳和活躍,觸角伸到很多領域。你在采訪里一直把它歸為“直覺和好奇心”,看看某個決定能走到哪里。這些決策中大概有多少比例是“賺錢機會來了,跟上浪潮試試看”,多少比例是“這是我真正想要做,決定博一下的”?


  沈黎暉:我們基本上沒有“賺錢的機會來了,跟上看看”這種好事。就連hip-hop浪潮看上去是我們抓住了機遇,其實是成立MDSK在先,影響到愛奇藝做綜藝的方向才成的。


  我們本來做好了成立這個廠牌先苦五年的準備,沒想到愛奇藝看到這個廠牌發展得還不錯,才有了后來的事。


  成立世界音樂廠牌也是這樣,覺得這事兒該做,就做了,一年出版十張左右唱片,大體需要付出的代價可以掌控。


  澎湃新聞:還有個BADHEAD(廠牌),品質很不錯,但似乎兩個都不算,既不大可能成為下一個風口,也沒有打算再大力推一下。


  沈黎暉:這個我本來是打算解散掉的。當時做這個廠牌是想自己反叛自己,簽了“北京新聲”那一批、左小祖咒、胡嗎個、蒼蠅等等。后來又開始簽了后海大鯊魚、新褲子這些,但發現做不大,也不再有“自己反叛自己”的意思,就想要不算了。后來張曉舟說想重啟這個廠牌才又開始做了。


  澎湃新聞:新BADHEAD旗下的音樂人基本都不上草莓的,為什么,覺得觀眾跟不上嗎?有沒有想過給他們機會,也給觀眾機會?


  沈黎暉:他們和LiveHouse更匹配,音樂節現場一個舞臺下面只有幾百個人也不太合適啊。當然這個以后可以考慮。


  澎湃新聞:市面上的錢少了,你們的資金來源會不會受到一點制約?


  沈黎暉:我們是一間保守的公司,也是一間按興趣辦事的公司。今年剛剛夠走到持平階段還沒有盈利。


  錢少未必是壞事,像嘻哈這樣去年熱錢涌進很多反而不一定好,藝人容易膨脹。泡沫擠一擠,才能把真正好的人留下。


  澎湃新聞:目前整個公司最需要用錢的是哪一部分?


  沈黎暉:我們一直在硬件上舍得投入,剛花了幾千萬升級錄音棚,上海的ModernSkyLab花了兩千多萬,干了一堆這樣的事兒。


  澎湃新聞:雖然數據還不能完全體現,但實際生活中已開始出現消費降級。你們會觀察并分析年輕人的消費傾向嗎?都有些什么發現?


  沈黎暉:不會分析。做頂尖的事,無論市場怎樣都能活,當然小而美的也能活。經濟不好,兩百多個音樂節剩到五十個,二十個草莓到十個,也能生存下來。


  我們和朝陽大悅城合作了MVM視覺廠牌,明年他們會拿出來2000平米做聯合街區,分賬機制比較好,我們的經濟壓力就比較小,可以放心去做。


  澎湃新聞:未來年輕人的比例一定會減少,現在這批你們培養出來的年輕聽眾也會慢慢變老。有沒有想過要以什么方式留住這批變老的人?或者壓根不去想這些,摩登天空永遠要保持年輕,吸引最年輕活躍的群體?


  沈黎暉:十多年前的那批聽摩登天空的確實不怎么來音樂節了,但是他們中的很多人有了更高端的消費習慣,他們買黑膠,去上海的ModernSkyLab聽現場。憑興趣做事的好處是用戶群體一直是同一個,即使增加,也還在那個范圍內。我們在做的就是不斷增加和這批用戶的接觸面,可能本來一年就接觸一次(在草莓),現在有五次,在ModernSkyLab,或者住我們的酒店。


超值的性價比:

自有工廠,去掉中間環節,節省20%;

嚴格的質量監控體系:

嚴格遵守IOS9001質量體系,從頭到尾300多道工序層層檢驗;

完善的銷售體系:

量體、配送、修改、補單24小時響應,免費提供后期咨詢;

豐富的定制經驗:

為500強企業提供服務,12年職業裝定制經驗;

快速導航

地區直通車    張家港職業裝定制 | 常熟職業裝定制 | 蘇州職業裝定制 | 江陰職業裝定制 | 無錫職業裝定制 | 南通職業裝定制 | 如皋職業裝定制 | 上海職業裝定制 | 南京職業裝定制 更多


地區直通車    張家港工作服定制 | 常熟工作服定制 | 蘇州工作服定制 | 江陰工作服定制 | 無錫工作服定制 | 南通工作服定制 | 如皋工作服定制 | 上海工作服定制 | 南京工作服定制 更多


職業裝款式推薦  時尚職業裝女裝 | 男士職業裝套裝 | 春季職業裝女裝 | 夏季女職業裝 | 精品職業裝 | 高檔職業裝 | 職業裝套裙 | 韓版職業裝 | 女士正裝 更多


適用職位·場所   銀行職業裝定制 | 物業職業裝定制 | 酒店職業裝定制 | 前臺職業裝定制 | 商務洽談西裝 | 高檔宴會西裝 更多


代表性成功案例  酒店職業裝定制案例 | 物業職業裝定制案例 | 通訊職業裝定制案例 | 教育職業裝定制案例 | 電子行業職業裝定制案例 | 金融行業職業裝定制案 更多


讓  您  的  員  工  為  企  業  形  象  代  言
服務熱線
SERVICE HOT LINE
定制熱線:0512-58188110
公司傳真:0512-58188603-806
(掃描微信二維碼有驚喜)
您的需求
我們的優勢
我們的服務
走進瑞爾泰
專業品質
一流口碑
產品豐富
定制流程
售后服務
定期回訪
客戶補單
應急服務
企業介紹
企業文化
企業理念
熱線電話
————————
熱線電話
0512-58188110
0512-58188602
0512-58188603